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> 精彩推荐 >银河快速充值中心-怀念我的老师

银河快速充值中心-怀念我的老师

日期:2020-01-10 17:51:04

银河快速充值中心-怀念我的老师

银河快速充值中心,宁波王作正之【怀念我的老师汪深】

甘谷在线

☀定期推送甘谷本地资讯,吃喝玩乐,商家优惠、招聘求职、房屋租售等诸多优质内容。(美女小编微信:4374012)

汪深(1950年~2007年),一名汪昇,字容之,号陇头人,甘肃省甘谷县人。1987年毕业于甘肃教育学院中文系,中学语文高级教师。曾任教于甘谷三中、六中等学校,多次荣获全国教育科研论文奖及天水市教育科研成果奖。汪深先生秉性高洁,事亲至孝,博学多识。精于诗词古文,尤擅书法,五体皆能。其书气格宏阔,骨力劲健,朴厚高古,风格鲜明。书法作品收录于《中国书法家作品选集》,散见于多种报刊杂志。

【追忆汪深先生】

2012年,海葵台风登陆宁波的第二天,宁波城变成一片汪洋,我住的楼下积水超过了一米多。我正在家里发愁,忽然接到老家的电话,说是我的二哥因农机事故已经被送往甘肃省人民医院抢救。我一听像头上挨了一闷棍,只好把妻儿留在大水包围的宁波,火速赶往兰州去了。

我在惊惧万分中赶到兰州,主治大夫说病人有惊无险,受伤双腿的病情已有效控制,我才松了口气。回过神来,我不知如何感谢顺祥等我的老同学们。这是我们高中毕业20年后第一次见面。他们在我抵兰之前,已把我二哥住院的事务安排妥当了。但是老同学们却都不接受我的谢意,一连一声感叹着,二十多年了,我们竞音讯两失。“问姓惊初见,称名忆旧容”,好几个同学我第一眼竞认不出了。顺祥当年一头浓密的乌发也不见踪影,人却比以前胖了许多。听到他叫我名字的声音,我的尘封二十年的记忆才被激活。安抚了一下我惊惶失措的心情,同学们聊起了二十多年前的高中往事,说起当时的校园文学刊物《芨芨草》,说起《校园文汇》,说起书法,说起汪深老师,顺祥说,先生已经不在人世好多年了......我又惊愕了!

我追问,汪老师的年龄还不是很大啊,才五十多一点,为什么这么早就离世了呢?我本来打算要去看他一回的啊。

汪深先生书法:南齐陶弘景《答谢中书书》

老友们告诉我,先生是2007年去世的,享年57岁。在我们1993年高中毕业后,先生书法名重陇原,市场经济大潮汹涌下,先生的作品成为当地给达官显贵送礼的宝贝。先生执鞭几十载,呕心沥血,桃李万千,他的学生许多都已非富即贵,唯有先生还一直在苦守三尺讲台,困居一斗陋室。大家都希望,倘若先生的书作能换得一些真金白银,改善一下他的生存条件,也是极好的事。然而事实的情况是,他的书作大部分都免费送给了自己的亲朋、学生,并没有收取多少润笔。先生因得了不冶之症而住院期间,连医药费用的支付都成了问题。在生命的最后一程,他所钟爱一生的书法,没能给他的困苦带来一点纾解。“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”,说是大概正是这种情形。

汪深先生书法:王维《积雨辋川庄作》

1990年,我从乡村中学考到甘谷三中,感觉镇上的中学到处比我们乡下附中高大上。教室大,操场也大,老师更是高深莫测。戴眼镜的,头顶秃的,穿西装的,比我原来的庙滩附中的民办教师高级多了。这里的老师至少也是天水师专的高材生!渐渐听说,三中有一位叫汪深的语文老师,脾气古怪,语文水平,特别是古文十分厉害,尤其是写得一手好毛笔字。这愈发让我敬畏了。但不知道汪深倒底是谁。后来经人指点,终于看到了汪深的真身:高个,大眼,面容清癯,头发萧疏,一身旧的中山装洗得发白,穿得整整齐齐,一派仙风道骨气象。

汪深书法:书道通神

我自幼喜欢书法,虽然知道先生的书法造诣很深,但凭我的三脚猫功夫,哪敢去向先生请教。更何况当时的学习压力太大,亦无精力去钻研书法,也就逐渐不再关注校园里这位名重柳成的先生了。

高二的期中考试,语文试卷发下来,还未作答,我却试卷被震了一震:这试卷刻写得也太精美了!从字迹看出,是汪深老师刻写的。当时的条件,考试卷都是蜡板刻写油印。摆在我眼前的这套试卷,是用唐楷融合了魏碑的笔法刻写的。我当时在学习之余,也看过顾仲安和李氏三川的钢笔楷书字帖,觉得写得很漂亮。但看到落在眼前的这套语文试卷,瞬间有一种见到真神的感觉,以至于觉得顾仲安和李氏三川也不怎么样了。王熙凤初见林黛玉说:世上果真有这么标致的人物。我一时也豪叹:世上果真有人能把字写得这么好!高二的语文试卷,已经和高考一个标准了。基础知识,现代文阅读,古文阅读,加上一些单复句题,大概十六开纸单面不下十页,一套试卷的文字量相当大。也不知道这么大的文字量,先生刻写蜡板熬过了多少个夜晚,而且还刻得那么一丝不苟,字字珠玑,没有一个字是马虎对付的。刻蜡板的艰辛,70后及之前的人大概都是有点体会。用钢质笔头把涂有蜡油层的蜡纸放在钢板上刻字,钢板上有很细的横向和纵向的纹路。如果刻横平坚直的美术字还好,但若刻楷体字,由于受钢板上横纵垂直纹路的影响,笔画的转折提按就很难把握。刻错一个字,无法修改,刻破一个字,全张作废,不然印出来就是满纸墨团了。真想象不出,先生怎么能刻得如此工整秀美而没有半点错漏!考完试,我把这套试卷保存了下来,一直到现在,仍在我的书柜里。倘若先生还在人间,我把这套二十五年前他熬了无数个夜晚刻写的试卷放在他的眼前,他又会发出怎样的感慨呢?他会哈哈大笑吗?他会夸赞我这个学生的有心和细致吗?然而,先生已经离开了我们,离开我们十年之久了!

汪深先生手刻试卷

大学毕业后我参加工作去了部队,每每因部队里纪律太严而战友们大发牢骚的时候,我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先生来,想起这份试卷来。先生的严谨和认真。大概影响了他教过的很多学生。

上了高三,先生真的成了我们文科班的班主任。我开始偷偷地在先生的语文课上学他的板书,他的板书并不多,但从来不乱写,基本以行草为主,多时会全部以狂草倾泻而出。由于他是一边讲一边写,因此即使先生写到识别极难的草书,学生也能认得出他写的是什么。后来我父亲给家里买来一本“草诀百韵歌”,我粗略一对照,先生在黑板上写过的草书,果然与标准草法分毫不差,可见先生在草书上下过相当的功夫。我更加佩服先生超人的记忆力和精准的书法表达水平。

汪深先生主编创办的甘谷三中校园刊物《校园文汇》封面,16开。刊名由汪深先生题写并用四块石头刻成,手工盖印。

当时我是文科班的学习委员,时常去先生办公室(兼卧室)交班级作业。每次敲门进去,总见他室内四壁贴满了他各种各样的书作。在先生的办公室,我不敢多停留,在赶紧退出的瞬间,眼睛的余光瞟到他室内四壁上悬挂张贴的书作,比他在黑板上写的粉笔字更加腾蛟起凤,波涛万顷,更加烟云扑面,荡气回肠。可是我不敢多说半句话,更不敢讨教关于书法什么事。

后来,先生为学校里主办校园刊物《校园文汇》,我也是编委成员之一,与先生的交往更加多了起来,也帮助先生刻写《校园文汇的》蜡板。但是无论我刻的好坏,先生从来没有半句评点。在这本刊物的封二上编委一栏,有十六名编委,他把自己排在了编委名单的最后,甚至排在了8名学生编委之后! 他的谦恭和低调,以至于让我感到惊异。我在想,先生之所以对我的写字从不评论和指点,大概与他做人的原则有关。虽然他是我的老师,但除了他教的学科,他对学生的其业余爱不作评论,也许是不想好为人师。即使面对自己的学生,先生也是抱着谦恭的态度。

汪深先生书法:王之涣《登鹳鹊楼》

二十多年后,我粗浅地了解了一些书法的知识,原来书法的南北之争,碑帖之争,从未了断过,正脉派,创新派,更是各说各话。子不语,可能是先生已深知解经的难处。先生说过,有一千个读者,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书法亦然,相同的一本帖,一块碑,不同的人解读不同罢。

我一直期望着,数年之后,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,在书法一艺上有了一点基础,我再去先生跟前请教先生对书法的见解。然而在我辞别先生二十年之后,不期而至的消息,却是先生已经在多年前离世,而我的书艺,却没有什么进步,这一生向先生请教的机会,也不会再有了。

1993年甘谷三中毕业时,汪深先生给我的临别赠言。落款:汪容功,铃印:容功。

作者简介:

王作正,甘肃天水人。1998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俄语系。现为宁波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。

微信客服:gangu8855


上一篇:香港3月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创3年新高

下一篇:公司银行账户多被冻结 斯太尔董事长上任不到1月失联